古風吹似道故人來
生石膏退熱的作用比安替比林要快

張錫純管的阿司匹林石膏湯,專門治外感發熱,效果非常好,刹車外感發熱,就今天感冒發燒了,用石膏湯效果是非常好的。但是張錫純之前,另一位咱們也經常推崇的一個高人李時珍。他這本草綱目當中對石膏很避諱,就說石膏大寒。所以大家覺得本草綱目說大寒了就就很少人敢用。好債張錫純大膽的去用,然後現在石膏生石膏在臨床當中,就很多人跟著他的思路去用,效果都非常好。我們退1萬步講,大家不講科學嗎?說你生石膏是啥東西?


教你告別牙黃,擁有美白牙齒與清新口氣,讓你更有魅力

單精細的硫酸鈣礦物質,說它退熱的主要成分是難溶於水。你記住了,生石膏,你先煎半小時,然後那間其它的藥是吧?大家納悶,我見半個小時了,石膏還是那么一堆,是吧?沒減少阿難溶於水,而且石膏雖然是寒性的,但是這湯藥當中有效成分是微量的,這融解到水裏面湯藥當中去,所以它寒性倒沒那么重。只不過生石膏退熱的話,你比方說高燒燒了兩三天,連用兩三天的話,一般人的胃會受不了。出現嘔吐。就是確實寒確實尚未,但是不常用的話,問題不大,或者小孩特別小時候生石膏退熱,你連用過幾回的話,能在它整個的幼年或者是少年階段,可能再用生石膏,用兩三天馬上就出現這種嘔吐的情況,這個是確實觀察得到。


臍帶血幹細胞對再生醫學的發展擔當着非常重要的角色。在實驗室中,臍帶血細胞已顯示出能夠轉化成不同類型細胞如神經,骨骼、皮膚、心臟和肝臟細胞等等。

生石膏退熱的作用比安替比林要快。但是生石膏退熱有個特點,時間不太持久,所以得頻頻引用,你說我一天就喝兩副藥,一天喝兩次藥,一副藥當中喝兩次,找一次買一次。都用生石膏。這不夠。起碼得一天喝三五次五六次,是這樣一個用量,但是大家說是不是太頻繁了,注意外感病病毒細菌來了,傷害咱們上呼吸道,或者往下來了,開始發燒了。你中藥用的時候辨證准了,有的時候沒有效,問題在哪?就是用的量太少了,藥量不夠,不足以對抗這些病毒和細菌。所以度怎么把握?那就需要經驗,所以大家聽節目如果沒經驗的話,還不提倡大家去亂用,這咱得說一下。那么石膏退熱非常清晰,用多少量呢?


說生石膏它是表熱可解,裏,熱可清,D熱可退,髒熱可解。這是總結性的,說一下啥叫表若可解,就剛才我說的說這個發燒了,尤其是兒科感冒發燒了。注意了,用石膏效果是非常好的。你這邊用解表藥是吧?咱們不去分析,你這風寒風熱,用解表藥了,你主方了,但裏邊加上生石膏,體溫一旦超過了38度了,就把生石膏加上效果非常好。而且低熱就38度左右的退得特別快,包括到39度了。生石膏效果也非常好,包括中暑,包括麻疹,都不錯。但是這個量要注意拿捏,一會我要講這個事情。 表若可解,低熱可退。那裏熱可清,你看白虎湯,傷寒論當中白虎湯,以大量的蛇膏作為君藥,對吧?它是治療陽明陽明經的四大症。那么


書展推減塑好開始 惟棄書問題多年仍存

一年一度的書展今日開鑼,會展宣佈本月起將「減塑」列入公司可持續發展政策,包括在場內所有餐廳及小食亭全面停用塑膠飲管和即棄塑膠餐具,並呼籲參觀書展的訪客自攜水樽。


由管理公司牽頭減廢固然是好事,近年也樂見政府在大型盛事中推廣環保。不過,書展棄書情況為人詬病,也是最不環保之處,情況近年才開始改善。貿發局除了鼓勵書商捐出書籍代替棄置外,還可參考外國做法,將環保概念融入書展。


一連七天的香港書展今日(18日)開始,會展管理公司呼籲參觀書展的訪客支持環保及參與減塑行動。會展中心會於場內不同位置設14個免費飲水機,當中有四個設於展區範圍以外,方便不同訪客。管理公司主動在大型盛事中推廣「減塑」文化,確為善舉,而近年政府也開始在大型活動、展覽推廣環保意識。


三年前的書展棄書情況十分嚴重,有環保業人士透露,每年書展棄置的紙皮及全新書籍超過200噸,要動用至少60架垃圾車才能運走。的確,以往的書展多次被揭參展商棄書無數,直至2016年書展,貿發局表示會首度採取措施,避免書商把賣不完的書籍當垃圾棄置 ;去年書展,貿發局更邀請社區團體和環保組織回收舊書,將書籍捐贈予有需要的單位,實屬好事。


你們眼睛裏的彼此
姐姐咚咚第一次見到弟弟叮叮的時候,是叮叮出生後的第二天。

那是冬天,一歲九個月的咚咚姐姐手抄在羽絨服口袋裏,像領導視察工作一樣表情鎮定地信步踱進病房,一進門就看見坐在床上的媽媽一臉壞笑地問:“寶貝,叮叮在哪裏?”

兒童近視控制鏡片將於12日起在全港約150間眼鏡分銷商率先發售。

咚咚姐姐樂了,她開心地撲向媽媽身上蓋著的被子,豪邁地掀開,表情卻瞬間變得迷惑——那個每天都要摸一摸、親一親的大肚子哪裏去了?媽媽明明說過那裏面有叮叮的呀!

她抬頭,看見媽媽樂呵呵地指著旁邊一張小小的嬰兒床上的一“坨”小小的、紅彤彤的肉肉告訴她:“那裏,那是叮叮,你的弟弟。寶貝,你有弟弟啦!”

兒童近視 控制 鏡片將於12日起在全港約150間眼鏡分銷商率先發售。

咚咚姐姐驚訝了,她小心地湊到嬰兒床前,各角度端詳了起碼五分鍾,這才伸出手摸一摸弟弟的臉。大約覺得彈性很不錯,姐姐高興了,迅速張開五指,使勁,捏!

伴隨著弟弟嫩嫩的小臉和沒閉合的囟門被按出兩個大大的窩,弟弟嘹亮的哭聲響徹病房!一秒鍾之內,有人圍上去查看弟弟的“傷勢”,有人安撫同樣被嚇了一跳的姐姐,病房裏亂作一團。

兒童 近視 控制 鏡片將於12日起在全港約150間眼鏡分銷商率先發售。

姐弟倆的第一次會晤,就這樣在鬼哭狼嚎的亂七八糟中結束... ...

弟弟的人生,也就此在姐姐歡樂的抓、撓、捏中拉開序幕。

"引進德國的先進手術儀器,配備世界高學歷水準的醫療團隊,在視網膜脫落與黃斑點病變手術的處理上,達到微創水準。
"

早晨,姐姐睡醒,第一件事就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向媽媽房間,撲到弟弟小床邊,端詳三秒鍾,湊近了親一親,然後飛快地伸出手,“唰”,弟弟腦門上頓時多出幾道紅杠杠!

伴隨著弟弟“哇”的一聲哭得那叫慘絕人寰,姐姐卻高興極了,趕緊指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弟弟給媽媽獻寶:“他哭啦!叮叮哭啦!”

往往這時候,旁邊那個特別不靠譜的媽會嘴裏說著“咚咚你不能這樣,弟弟會疼的”,手下則嫻熟地從床頭櫃裏拿出碘伏和棉棒給兒子的傷口消毒,一邊還沒忘指著兒子皺到一起的五官哈哈大笑:“咚咚看,弟弟的臉皺得像核桃皮兒!”

沒想到姐姐迅速學會這句話——從那天起,大約長達兩個月的“每日一抓”後,一定會響起姐姐歡樂的感歎:“叮叮,核桃皮兒!”